小勐拉龙珠国际网址

首页 » www.13900999.com娱乐 » 正文

美国小留学生的生活剪影野外露营

2019年02月26日 | 分类:www.13900999.com娱乐 | 作者:缅甸小勐拉 | 评论:0条评论 | 浏览:200

  小C是今年9月份到寄宿美初Rumsey Hall School读七年级。寒假里见到她,欣喜地看到她的变化,更加独立、自信。小C对Rumsey的感受,正如她在摘要中提到的:“小时候读过《窗边的小豆豆》后,向往着小林校长的巴学园。幸运的是,我在2018年遇到了属于自己的巴学园。”

  9月份开学后不久的一个周末,学校组织了一次户外探险,攀登康涅狄格州最高的山峰熊山。据老师介绍,这次旅行要徒步6英里(相当于9公里),而且还会在野外宿营一夜。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野外宿营,听别人讲述他们野营时见到的风景、经历的事情,就像书中的一场探险,真的是太酷了。我一直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去亲身体会一下,所以一听到有这个活动,我就迫不及待地报了名。

  出发前一天,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要带的物品和登山注意事项,特别提到了熊山,顾名思义,山上有熊。“但是不用担心,”老师说,“康州的熊算比较温顺的,你只要让自己体型尽量大一点,朝它大叫,显示出自己的强大,熊就会被吓跑了。”当时我们并不以为然,都在开心地大笑,以为老师是逗我们玩的。想着徒步、登山、还有康州熊,我兴奋地期待着这个周末。

  Mr. Ough 和 Mr. Lord 是组织此次活动的两位老师。他们都是登山爱好者,Mr. Lord有十余年的登山经验,而Mr. Ough还要更久一些,有三十多年的登山经验,他还做过Trail Angle(在山中帮助遇到困难的登山人的志愿者)。登山前,老师们给了我们很多关于登山的建议和注意事项:背包的时候,把重量放在腰上而不是背上;不要提前背背包,以免浪费体力;疲劳的时候,可以使用登山杖支撑自己;登山前一定上好厕所,因为山上是不会有厕所的,等等。

  同学里面有两位登山经验很丰富的9年级同学,一个男生,一个女生;一个精力充沛,活蹦乱跳的5年级女孩和一个比较文静、戴眼镜的6年级女同学。当然,还有我的两个7年级同宿舍朋友小S和小R。

  刚刚进山的时候,我很兴奋,感觉体力很充沛,所以迈着大步,登山的速度也很快,结果没过几分钟我就有些疲倦了,呼吸变得急促。我从老师那里拿到一只登山杖,尝试着支撑自己,把重量尽可能的放到登山杖上,立刻感觉到轻松许多。但是因为我要背一个帐篷外加自己的东西,所以包比较重,还是比较费力气。虽然按照老师的指示系紧在腰上和胸前的袋子,分散了很多重量,但是肩膀已经开始酸痛。

  我身处登山队伍中间的位置,前面的老师和9年级的同学似乎离我越来越远,后面的同学们也离我很远,身旁只有Chris。我开始有些慌张,想追上去,又不敢跑,也跑不动。起初山路比较平坦的时候还有几次喝水休息的间歇,但是当山路陡起来的时候,整个队伍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了。老师回头看到我们跟上来了就继续向前走,而且停下来等我们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被背包覆盖的地方开始渗出汗,我感觉到有些刺痛,好像皮肤受伤后被汗浸湿了一样。有时我们会走在一条很窄的小路上,一侧是向上的山坡,另一侧就是斜坡,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。有时溪流会穿过脚下的小径,形成泥地,走起来一脚深一脚浅,鞋子里也灌进了泥巴。就在我焦急的时候,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喊叫,“我们到了!!!!”这个声音激起了我的希望,似乎疲倦都被风吹走了一般,我加快脚步赶上了前面的人,赶到了营地。

  我迫不及待地放下登山包, 和其他人一同跑过去。前面就是悬崖,站在悬崖旁边,眺望远处,禁不住惊叹一声,只见眼前无比开阔,青山环绕。虽然才到了半山腰,但是已经感受到了山的高度。山脚下是一片片的农场,远处有清澈的湖水,映着山脊,水面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烁。一阵微风吹过,吹起我散落的头发,吹干我身上的汗水。我感受着微风拂过,让疲倦一点点消退。

  营地大概位于整个行程的三分之一处。到达营地后最首要的任务就是选择好地面、支起帐篷。我们一行9人,支起了5个帐篷,一个吊床。大家把背包放在营地那里,继续向山顶前进。“不用再背负着野营包了,应该会轻松许多吧,”我这样想。

  很快,我发现自己真的错了,整个队伍不再停下休息,而是以小跑的速度前进。我穿的运动鞋不防水,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小溪,小溪旁边的土地都是湿的,鞋子里面很快也就完全和泥了。我们在树林里穿梭,在石头上跳跃,在溪水中穿行,爽极了。有一段路程是在穿行在松树林里,满地的松针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踩上去很软,旁边高大的松树遮住了阳光,透不进一丝阳光。就这样,感觉向前跑了2公里。

  终于,我们来到了另一处悬崖。说是悬崖,但其实是由好多石头组成的近乎垂直的石壁。石头上很湿滑,有的地方是有溪水往下流的,上面有青苔。近乎所有人都是借着石头中的坑洞,手脚并用地爬上去。有一次我直接顺着石头滑了下去,再立刻爬起来,寻找另一条路。攀爬的过程中我学会了抓着树和草根,借力把自己拉上去。过程中摔了好几次跤,衣服也被汗和石头上的水浸湿。默念着目的地就在眼前,激励自己不能停下来,终于爬上了最后一块大石头,站到了平地上,眼前又出现一个一人多高的石头堆,那里才是康州的最高处。我快步跑上前,开始最后一段攀爬。当我的视线越过那最后一颗石头的时候,整个人都震惊了。

  一眼望去,看到了数不尽的山,眼前的山一下变得渺小,被我们踩在了脚下。山和天空的交界线感觉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。有一刻我相信如果我继续往前走,2 – 3 步就能到最远的山。绿色的山野中已经有了一丝柔和的黄色、橙色,在慢慢变色的蓝天和层层叠叠的白云里加了一抹更加成熟的颜色。可以想像,再过一个月,深秋到来的时候,眼前该是怎样的五彩斑斓。

  风在叶子间玩耍,鹰在头顶鸣叫,松鼠在树间跳跃拨动叶子的声音格外清晰悦耳,我有了一种自己慢慢淡去,但是环境却格外清晰的感觉。我的耳朵在捕捉每一个细小的声音,眼睛在观察每一个小的细节,体验从未有过的美丽与宁静。

  老师要求我们保持一分钟的安静,回想我们登山的过程中,老师和队友们给予的帮助,回想自己的坚韧克服困难的瞬间。第一次体验到这样的一分钟,我们都沉浸于自然,也沉浸于自己的思考,这是我体验过最长的一分钟,似乎时间已经静止在那里,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融入了自然,成为了这里的一部分,风的声音变的格外清晰,叶子的沙沙声充满了活力和秘密,脚底下的石头格外有历史感了。

  身体停下来,饥肠辘辘的感觉跑出来了,也不知是谁的肚子咕噜噜地响起来,安静被打破了,大家发自内心地低声互道感谢,就开始忙起准备晚餐,生火、烧水、煮面。

  晚餐就绪的时候,天空的色彩渐渐地丰富起来,晴朗的蓝天一点一点的被染红,从粉蓝到桃粉,从玫瑰色到红色。天气慢慢冷下来,大家坐在悬崖上,手中握着温暖的水杯,吸溜着泡面,欣赏着夕阳美景。终于太阳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,我们开始整理炊具,准备下山。

  下山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,距离营地更近一些,也没有那么陡峭的石头。虽然太阳已经看不到了,但是光芒足够我们看清路了。我们回营地的时候估计天差不多要黑了,我是这么猜测的。没想到过了5分钟就已经看不清路了。老师给我们发了手电筒,数量不太够,我就把分给自己的手电筒让给了更小的同学。很快我就希望自己有手电筒了,因为借着旁边人的手电筒发出微弱的光,只能看清楚很小的范围,所以好多次撞到了石头上、树上,有一次一脚陷进到脚踝深的泥巴里,还有一次因为小石头而摔倒。

  疲惫的身体已经召唤我快快躺下要好好睡一觉,正在此时听到了其他同学在帐篷外的惊叹声,于是加快步伐,跑到悬崖旁边,坐下来,旁边的同学轻轻说了一声:“star.” 我抬起头望向深邃的天空,不禁也惊叹起来。

  漫天的繁星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星星,自小生活在城市里,城市里因为灯光明亮,很难在夜空里看到星星。在这里,繁星主宰了天空,有的遥远微弱,有的闪烁着光。它们让你感到温暖,但是又是遥远的。

  等整个队伍的人都到齐了,老师再次要求我们保持安静一分钟。经过奔波的一天后,我们静静地坐在悬崖上,仰望漫 天的繁星,感受着内心的平静,感觉到自己再次融入自然成为它的一部分。静默结束了,大家一起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。这句感谢是出自真心的,每个人都在感恩身边人的支持和谦让,老师的照顾,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坚持,自己曾经报名参加旅程的决心,还有在爬山过程中的坚持。

  队友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帐篷里,我和小R依然不舍得这震撼的星空,躺在冰冷的石头上,仰望星空。有的人会认为这是比较孤寂的星空,但是我不同意。如果只有深蓝近于漆黑的夜空,那确实是比较孤寂和压抑的,但是星星改变了这篇夜空。就像黑暗中一丝反射出来的光,像一丝回忆中的欢笑,并不强烈,没有激情,但是在寂静里带给你陪伴。我们看到了银河,由众多星星连成了比较明亮的一段,好比漂浮在天空中的纱雾。我们找到了巨蟹座、北斗星,争论着星空中闪烁的东西是飞机还是卫星。

  和我们一起看星空、聊天的,还有一位男生Addison,他是我们这次camping trip唯一的男生。他是学校的老生,在幼儿园时期就来到了Rumsey,今年9年级,在学校已经有10年了。Addison对户外活动特别感兴趣,他和Mr. Ough 一起野营已经有6年了,还有开直升飞机的驾驶证。我们一起讨论Rumsey,运动,直升机,个人的生活等等。这是我第一次和男生畅谈这么多,而且都是自己喜欢的话题,完全不用顾及是否会被其他的同学八卦。

  回到营地的时候,老师们已经生了篝火,正在煮从河流里打来的溪水。我们伸手在火旁边取暖,分享Addison带的糖果,往老师的帽子上粘绒球,欢笑了很久。

  夜晚的山里气温还是很低,我们穿上所有随身携带的衣服,把自己紧紧地裹入睡袋,找到舒服的姿势,很快就睡着了。半夜里,我突然惊醒,竖着耳朵仔细听,听到了类似牛一样的声音,但是又有一丝吼叫的声音掺杂在里面。旁边的Chris也被吓醒了,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,低声说:“熊!”。我还是不太敢相信,虽然老师说过会有熊,但是我有一种侥幸心理,以为这种事肯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。没想到,太多的没想到,包括这个。仔细一听,似乎真的是熊的吼叫声,树枝在它的脚下断掉的声音格外响亮,而可怕的是这声音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。吭哧,吭哧,咔咔咔,嗷~~~。从离我们帐篷的另一端很远到满满逼近,吭哧吭哧,咔咔咔,似乎熊就在我们脚下。吭哧吭哧,咔咔咔,熊似乎从我们身体经过了一般。吭哧吭哧,咔咔咔,熊又在我们脑袋顶上。一丝冷颤从熊经过的地方,自下而上传上来,我和小R挤在一起紧紧地抱住彼此。吭哧吭哧,咔咔… 熊离我们远了,远了,远了,听不到了。

  熊远去了以后,我的第一丝感觉不是害怕,而是奇妙。这是我第一次离熊这么近,我们都感受到了它的力量,威严,和带给我们的惊吓。但是它却没有伤害我们,这有一丝解释不清的奇妙感。不知不觉中,我们又睡着了,因为我的睡袋没有拉锁,晚上我被冻醒了好多次,每次醒来都很快又睡着了,整个晚上也就没有再发生什么插曲,平安的过去了。

  我不确定自己早上是怎么起来的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睡在同一个帐篷里的其他两个同学也同时翻身睁开眼睛。

  这时我们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,是Addison。“嗨,你们一定要来看看这个”。

  9月的清晨还是比较冷的,晨风让我清醒过来,但是身体还是很疲劳。在上下山坡和在树林里穿梭的时候,整个人像喝了酒一样的东倒西歪,脚都不听使唤,终于一瘸一拐的到了悬崖旁。

  太阳还没有升起,山上还是一片漆黑,只有山头被洒上了金光。天空颜色的变化和日落的时候相反,由红色变到金黄再到蓝色,一片云海在脚下翻滚着,涌动着。白色的云映衬着黑色的树,像一幅上了浓墨的山水画。营地的人加入了我们,大家互相道了早安后都静静地坐下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,等待着日出瞬间。

  太阳升起的速度快得超过我的想象,天空渐渐地变亮,太阳的第一缕光透过了对面的山,很快一个红色的边冲出了束缚它的山。我们和周围的一切似乎被披上了一层金色的斗篷,不到5分钟的时间太阳整个升起来,照亮了山下的景色,驱散了脚下的云,把山水画变成了一幅重新上色的风景画。

  Mr. Ough 在营地里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早餐,大家围着火坐着,闻着饭香,一碗热腾腾的麦片粥驱散了寒冷,也恢复了不少体力。新的一天开始了,大家拆了帐篷,收拾好营地,开始下山。

  下山没有上山那样难,但是我还是崴了脚。当我们终于到达巴士停靠的地方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。回去的路上,一半的人在睡觉,另一半的人想着回学校洗热水澡。这必须是我们回去做的第一件事,我可不想把熊山的小虫子带到宿舍里安家。

  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。离开熊山时我捡起了一块石头,回到宿舍里,我会在石头上写上“熊山”和日期,放到我的记忆盒里。

标签列表
最新留言
    网站分类
    文章归档
      控制面板
      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        查看权限